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公主神女》白冷石 ^第12章^ 最新更新:2021-01-11 12:49:5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1-14

  “二奶奶辛苦了,我特地在这里等着服侍呢。”于知平笑吟吟的,夫妻相处了一年多,还没有红脸的时候,彼此都很挂念着彼此。

  她是靖安侯家的嫡房庶出女,靖安侯则是冯显璋钦定的世袭八侯之一。到了成婚的年龄,她婚配信国公府嫡房庶出子,同样的世袭有爵之家,这样的婚事明面上看自然是门当户对。其实外面的人都知道,于知平是大夫人养在膝下的,老实能干,配不上四公八侯家的嫡女,配个其他勋贵的嫡女还是没问题的,大夫人也早就放出话,要给这个儿子选嫡女。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冯显璋有意让大夫人的儿子尚主,婚期都定下了,于知平比于知谨年长,依着长幼次序肯定得先成婚。大夫人顿时就抓瞎了,两个儿子的婚事她都在看着,只是府里年纪最大的于知殊都没有成婚,她也不好开足马力在外面找,免得别人说这一家人没点儿长幼之分,所以只是心里大概有点数而已。现在公主马上就要下降,于知殊、于知平都得赶紧成婚,只是这合适的人选真的没那么好找,就在大夫人和信国公集体陷入忙乱中的时候,靖安侯上门了。

  开口就是,大家都是老交情了,我也不瞒你,你家的大儿子我看着好,想招来做女婿,要是有嫡女我也肯嫁,可惜没有嫡女,现在膝下唯有一庶女,年貌与你家大儿相当,你要是点头,我像嫡女一样送出阁,你看如何?

  话都说到这份上,还能如何,其他勋贵的嫡女也没有不值钱到可以让大夫人随便挑,要这么急匆匆的嫁进来,心疼女儿的人家就先后退一步了,现成的门当户对的婚事倒是有一桩。信国公赶紧应下,他是觉得大夫人太挑剔了,这个也不好,那个娘难缠,搞得现在着急上火的,先定亲,再是走六礼,一套程序走下来至少得半年,大夫人还说要细看,信国公真的吐槽无力,还看个毛啊!有于知殊在,人家上门说亲也是先提嫡出,挑不中才会说看看于知平怎么样。这样一来,他儿子就是跟在二房后面捡剩饭的,信国公如何情愿?再是庶子,爹也是国公。

  婚事就这样定下,靖安侯回来就对钱氏感慨:“该为你做的都做了,以后要好好过日子。”

  靖安侯夫人是怒气勃发,一个庶女,配的也是庶子,靖安侯为她准备的嫁妆是万金之数!

  只是她还没有开口抱怨,靖安侯先发飙了:“我为什么给女儿准备如此丰厚的嫁妆,你难道不知道?你挑唆儿子,娇娘是庶出,日后三五千办份嫁妆就打发出去了。你这样教导儿子,我怎么能不为女儿多考虑!再是庶出,也是老子的种!哥哥指望不上,我自然会给她钱财傍身。”

  再是男人,看到老婆让庶女在大冬天的往花园里收集雪水也能反应过来,这个嫡母并不慈爱。只是他常年驻守北方,双亲都是夫人奉养,要挑剔苛待庶女都说不响嘴。为了顾全大家的颜面,他让女儿的姨娘挪去老太太屋边的小院子里住,又让女儿返回生母膝下,虽然姨娘养大的孩子说亲会艰难些,至少不会丢掉性命或是被老婆□□成一个畏畏缩缩的丫环。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要为庶女和嫡妻真的翻脸,庶出而已,他和夫人还有嫡子,这样的事也是家家都有,他这样做是想着至少他闭眼之前几个孩子都要好好的。这回发飙压住老婆,给女儿讨上一大笔嫁妆,日后的路就要看这孩子自己的了。

  靖安侯把话说得明白,钱氏也知道,父亲还是更看重儿子们。即便如此,她依然对父亲充满了感激,幼年见到自己在嫡母房里像丫环一样伺候着,是他抱走了自己,也是他求祖母派嬷嬷教养自己长大;及笄后,嫡母赌气不管庶女的婚事,是他一个大男人厚着脸皮上门去别家求亲,还陪上厚厚的嫁妆。她能明白父亲的无奈,哥哥们觉得母亲委屈,不亲近自己,但对着父亲是孝顺的好儿子,当着祖母是孝顺的好孙子,这样的家庭矛盾之下,他作为一家之主,竭力维护家庭的安宁。

  嫁到夫家,公婆和蔼,丈夫争气,传闻中的公主妯娌也是客客气气的处着,如此平顺的日子让她更加感激父亲,这样的婚事是仔细看过的。

  回忆总比现实跑的快些,于知平拉着妻子在椅子上坐下,关怀道:“公主待你还好吗?在别人家里有没有受委屈?”

  “你看看殿下给的东西,就知道我有没有受委屈了。”钱氏回过神来,高兴的对着丈夫卖了个关子。

  “我看见了,一马车呢,我让他们直接卸在后罩房了。就是不知道是些什么。”于知平好笑道,再多的东西他一个国公家的公子也不至于眼馋吧。

  “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看,有样东西你肯定喜欢。”钱氏拉起丈夫,推着他往后罩房走去。

  到了后罩房,钱氏翻出一个用金丝竹编的挂帘,又翻出几块一尺长,半尺宽的玻璃画来给于知平看:“平哥,你瞧!这是什么?”

  于知平一眼就看出这大概是用在槅扇门屉心上的装饰画儿,寻常人家也有用纸糊的,他们这等人家则大多用上好的绸绢,也就是公主亲王家才会如此奢侈,竟是用了整块的玻璃勾勒作画,用来装饰槅扇。

  钱氏也笑:“这是大公主送给殿下的,殿下看我喜欢,说自己也不缺这个,全赏了我,总共是十六扇,这几扇有画儿的我用,还有几扇写了诗词的给你用。”

  “这倒也不必,你既喜欢,就自己留着用吧,我那槅扇是新糊的,也不差这个。”妻子讨好自己,于知平也极尽温柔的回应自己的妻子。

  “那不行,你总用写满了字的桃花纸糊窗户,桃花纸是时时都有,我是一辈子都没机会给你收拾书房了。现下得了好的,咱们一人一半!”钱氏不依的娇嗔,婚后的日子这样的幸福美满,她还是带着闺中的女儿气息。

  “我只是觉得那纸是好纸,墨也是好墨,都用上一回就锁在箱笼里不见天日有几分可惜罢了。糊在窗扇上,我时时能看到那些学问,也能时时闻到墨香,又省了用度,岂不是一举三得。”

  于知平是学文的,自带着文人的浪漫气息,这样温温柔柔的给妻子解释,钱氏除了星星眼还是星星眼,她是武勋家的小姐,几个哥哥小的时候在家里跟着父亲的亲卫们学武,到了十二岁全部拉到军中历练,就没有一个是学文的,嫁给于知平,同这样温文尔雅的人相处,她真觉得搞不好自己以后能当个状元夫人。

  一个人喜欢自己的眼神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于知平挡住旁人的视线,捏捏妻子的耳垂,亲昵道:“回神了。”

  钱氏立刻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起来,大白天的到处都是当差听使唤的人,自己表现得太热情了,立刻退开两步,有些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快吃饭了,咱们回正房吧,我下午还要去母亲那里呢。”

  于知平点头说好,两口子吃完饭,在院子里走了一炷香的时辰消食,就回了卧房午休。

  钱氏穿着暗花白绸中衣,侧着身子躺在床上,慢慢的摇动手腕给于知平打扇,带着倦意说着:“公主这胎怀的好,孩子生下来是五月,不冷不热正好坐月子,这孩子可真体贴母亲。”

  于知平见妻子睡眼惺忪的模样,接过扇子给妻子扇起来,用平常的口吻说:“嗯,可惜今年八月已经过去了,咱们去求求送子娘娘,明年八月也给咱们送一个体贴孝顺的孩子吧。”

  她实在是太困了,最终还是渐渐睡去,于知平爱怜的看着妻子,妻子入门一年半没有孕,公主却是进门半年就有孕,他知道妻子着急了,但是他其实并没有妻子这般着急,大夫人也是二十五岁才有儿子,真的没有必要太着急,他经历过的悲剧不要再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所谓庶长是他出生就背负的原罪,大夫人不怪他,可祖父在世时是直接说庶长乃是乱家之源,这话他实在是忘不了。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yabo2020亚博最新版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yabo2020亚博最新版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