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站点地图 | 收藏本站
浏览量

刘明清谈出版市场:名家与新人缘何天壤之别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10

  对于出版商而言,“选择新人与追逐名家”的确是一个两难选择的问题。尽管出版新人新作,成本极低,如果他愿意自费出版的话,甚至没有成本。可是出版之后,是否能够获得读者的追捧、市场的认可,也就是说能否将书卖掉将产品转化为货币,则几乎是一个未知数。因为残酷的书业市场现实告诉我们:在全国各地几乎所有的大型图书卖场里,动销品种的份额并不高,换言之大部分图书虽然也有上架的机会,却可能一本也卖不掉,只是为了书店增加品种而已(结局都是被退回出版商);还有许多的书似乎连上架接受市场检验的机会都没有的。毋庸讳言,不被读者认可、不被市场接受的图书,绝大部分都是所谓的新人新作。正是由于出版商们出于规避市场风险的考虑,一般都不愿意出版新人作品,即使勉强出了也不愿意押宝在新人上,投入更多的营销资源。由此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当年余秋雨教授的《文化苦旅》曾经辗转于多家出版社之间,最终才被东方出版中心用很低稿酬采用的背后原因了。我自己就曾经听一位老编辑讲,余秋雨在成名前,他服务的出版社也退过余的书稿。

  至于出版商争先追逐名家作品,自然也是他们出于规避市场风险的选择。名家之所以有名,就是因为他们已经获得了读者的青睐,获得了市场的检验。出版名家作品的销量一般是有保证的,至少在营销推广方面占有先机,媒体都有追捧名家的风气,作品出炉后不愁没人宣传报道。但近些年来书业残酷的现实同样也告诉我们,出版名家作品的风险也在与日俱增。最根本的原因是,名家的胃口越来越大,要价越来越高:版税动辄百万,甚至千万;首印数从几十万册攀升到上百万册。出版商的成本付出已经到了吓人的程度。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传闻:哪家出版社出版某名家图书,赔得一塌糊涂。当然这不仅仅是传闻,而是惨痛的事实了。我知道,已经有一些有远见的出版人和出版商,在从追逐名家作品的“战争”中主动撤退了;当然还有更多的出版人和出版商,仍在争先恐后地加入到“赔本赚吆喝”队伍中去。由于出版商之间的恶性竞争,导致目前国内书业市场竟然出现了一种非理性的疯狂状态:某些名家为了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搞所谓的“非独家授权”出版——实际上是“一女多嫁”,让出版商完全进入了自相残杀的状态。我们看过,全国几乎所有的少儿出版社都出版过某偶像女儿童文学作家的作品,图书内容几乎大同小异,甚至完全雷同。当然作家本人则是多年占据着作家富豪榜的位置,可谓名利双收。出版她作品的机构,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定是“甘苦我自知”了。

  归根结底,出版是一种选择:选择你的作品还是选择他的作品,还是选择你不同的作品,推荐给读者和市场,这是体现了出版商的眼光、智慧、水平所在。如今,我们中国的出版商“追逐名家”的戏码已经上演到了非理性的程度,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可怕的现象。名家都是从新人走过来的,今天的新人也许就是明天的名家。而且新人的作品未必差,甚或有可能成为伟大的作品(许多经典作品是作家处女作);名家的作品未必佳,也有草率拼凑之作、名不副实之作。——这些道理,我们相信每一个搞出版的人都是知晓明白的。问题在于:明知道那样的选择不是高明的选择,为什么还要那样做。这就与我们的眼光、智慧、水平密切相关了。有眼光、智慧、水平的出版人总是善于从新人中发现未来的名家,从无名之作中发现好作品。而缺少眼光、智慧,水平不够的出版人,即使是名家好作品,也未必能出好,甚至砸了锅。最让我痛惜的还不是出版人自身智慧和水平问题,而是我们的体制弊端所催生的“业绩导向”机制,直接激励了一些我们所熟知的高智慧、高水平的出版机构,挟强大的国有资本(上市公司)的优势,加入到“追逐名家”作品的争夺战中去了,虽可能会取得一时的“眼球效应”和“市场业绩”,但时间过后又能留下什么呢?经典之作,抑或文化垃圾?实不敢言。

  我最终的结论是:出版好的、有效益的作品,比出版谁的作品更重要,而不必太在意新人还是名家。

  陶伟遇害日驻华大使遇袭哈尔滨 施工单位广州车牌拍卖李娜横扫晋级孙杨择偶标准副局长卖官延安事故理赔施乐会 提成裁判惨遭标枪穿喉色情片邀哈里王子王思乔 陈冠希吴绮莉透视装替女代孕自来水职工纵火案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2-2016 yabo2020亚博最新版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yabo2020亚博最新版

备案号:豫ICP备11024441号-16